栏目导航  
关于小草
关于歌手
联系我们
我的使命

     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这辈子会写歌(作词作曲),会成为歌手,会出个人CD专辑。因为我是学生物的,在试验室里工作,家里或身边的人也都没有与音乐有缘的。我是在2004年看了“耶稣受难记”后开始写歌的,现在已经写了一千多首。自2009年5月出了第一张专辑,现在已经出了四张专辑了。

     我在这里不是要讲我的故事,而是要说我们所敬拜的这位神的故事!我要告诉你们神在我生命中的作为。我相信你们看了这本小册子以后,就会知道:我们所敬拜的这位神,他真的是又真又活的神,是满有慈悲怜悯的神!他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,都有他预定的计划和奇妙的作为!

     我从小在福州城里长大。从我懂事开始,我就觉得自己的命不好,是个苦命人。因为我两岁时,爸爸就因“右派” 而死在劳改农场。我从小没见过爸爸,也没有叫过“爸爸”这两个字。爸爸死后,就家破人亡了。妈妈后来带着我和姐姐,离开了父亲的家,把哥哥送给了叔叔伯伯。文革时,姐姐上山下乡,母亲下放到农村,我则在城里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。后来,母亲又改嫁了。我从小就觉得自己很可怜,不知道这世界为什么要多一个没人关爱的我。记得三岁时与哥哥在街上玩,我还被人给拐抱走了。12岁时,我身上流的血,只有正常人的一半!我是由于严重的营养不良而贫血的。小时侯很苦很穷,但我从小就知道:人生最大的苦,莫过于没有爱!因此我很渴慕家庭的温暖。记得有一次外婆从农村来,看到可怜巴巴的我,便对我说:“孩子,出生的窝你不能选,但将来的窝你可以去造!” 没想到这句话,在我幼小的心灵里,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给我带来了生命的盼望。我开始一心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,我要为自己造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!

1975年高中毕业后,中国没有大学上,我被分配到纺织厂当了三年女工。1977年高考恢复后,我边工作边预备考试,考了两年才考到福建林学院。四年大学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边远的山区工作。我又边工作边预备考试,考了两年,考上了东北林学院念研究生。两年后,我又获得了出国留学的机会。记得当时写信告诉母亲我要出国时,她回信说:“你不要异想天开了!我们家祖宗几代,从没有人出过国,没有人在国外;我们家也没有钱支持你!” 她不知道,我已经拿到了加拿大政府的全额奖学金,我的老板知道我没钱,甚至连往返机票都为我预备好了!就这样,我不用花一分钱,就到加拿大留学了。

 

1986年初,我第一次坐飞机,就从北京飞到加拿大。那时我心里想,我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子,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,可以从中国的南方到北方,从世界的东方到西方!我想,这个地球也不过这么大,只要我努力,没有我达不到的目标!我真的很为自己感到骄傲自豪,心想这下子我的命运改变了,我可以为自己创造幸福美好的未来了!但我的家庭背景,又在我的心灵深处,烙下了很深的自卑感:我的哥哥只念到小学三年级,我的姐姐初中没毕业,我从小就是大家看不起的对象。所以,我的性格又自卑,又自傲。再说,出国了,才知道天外有天,人才济济!很多人都是名牌大学来的,我算什么啊!

 

我在加拿大呆了十年,拿到了学位、工作,也结婚生孩子了。十年后,我们全家又搬到美国,去追求“美国梦”了。 我先生在美国最大的通讯公司当工程师,我在美国最大的医药公司搞科研。两年后,我们买了别墅型房子,终于实现了“美国梦”,有了房子,车子,票子,帽子和儿子。我想,我总算给自己造了一个不错的“窝”了。

 

1986年出国时,我从没听过福音。1987年,一个外国人给我们几个留学生看了“耶稣生平”电影。看完电影,我便偷偷的跟着做了决志祷告:主耶稣,我愿意打开心门,接受你做我生命的主,从此一生跟随你。可是接下来,我就把主耶稣放在一边了。因为学习忙,我没有时间去教会或学圣经,再说,我觉得自己出国了,日子过得挺好的,不需要主耶稣的帮助。一直到了1993年,由于生活的挫折,我才开始去教会寻求帮助,并逐渐地认识我的神。

 

我是1997年受洗的。因为在美国上班时,我每天要开很久的车,常常在路上看到严重的车祸。我就想,如果我万一撞车死了,可一定要上天堂,千万不要下地狱啊!圣经上说了,信而受洗必得救!我想,我是信了,但还没受洗,得救的把握性还不大,所以我要求受洗了。在国外,一般一年只有两次洗礼:复活节(4月)和感恩节 (11月)。但是我等不及了,我怕万一出事死了,上不了天堂。所以,我受洗的时间很特别,是8月10号。受洗后,我心里就踏实了。我想:如果我死了,就会上天堂了,那里好得无比;如果我活着,我在地上的窝也不错!我觉得生命中该有的,我都有了,很知足。信了这个神,也真好。有用他的时候,就祷告;祷告被应允的时候,就会想:这个神还真灵,挺管用的,不错!祷告没被垂听的时候,就会想:真的有神吗?如果有,他会管我吗?你看世上有那么多的牧师,传道人,爱主的弟兄姐妹,神忙他们都还忙不过来呢!我算什么,一个平信徒,也不是义人的后代,神哪里会顾得上啊!因此,虽然已接受耶稣做我生命的主,可真正做主的还是自己。因为当我有事求神的时候,都不知道神在哪里。所以,虽然星期天都有去教会,平时也参加小组学习,但自己和神没有建立个人的亲密关系。因此,有什么苦就自己咽下去,有什么重担就自己扛着,不愿麻烦神,也不相信神会帮助我。  

  

可是,到了2000年,我的生命出了大问题了。那时美国掀起了“海归”浪潮,很多男人都想回中国创业。我们都知道,很多男人到了中国,就找了年轻漂亮的女人,国外的黄脸婆就不要了,所以女人都不让丈夫回国。丈夫若是执意要走的,她们就会说:先离婚再说!这样他们就走不了了。我的先生也想回中国创业,我当然也不同意,我觉得这不符合圣经的教导,夫妻就是要在一起的。我还知道:你的先生,你不去照顾他,别的女人会去照顾他。因此,我跟他说,要走就一起走。但他说只是先去看看再说。我劝不住他,就想叫我的牧师来劝他。没想到我的台湾老牧师跟我说:看看总是可以的,你就让他去看看吧。所以,我先生走的那天,牧师还到我们家里为他做了祝福祷告。可是没想到,他去了中国就不回来了,还把他在美国的工作给辞掉了。我知道了以后,就跟他说:那不如把房子卖了,我和孩子也一起回去陪你。他说不行,我现在只是试试看,还不知道能不能做下去,所以你和孩子要在美国,给我留一条后路。就这样,一家人被活生生的分开了。我不知道远在天边的丈夫,有谁在身边照顾他;我也不知道这个家庭的未来如何。我无法面对这种分离,家庭对我来说非常重要,因为我从小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。我觉得再苦再累,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好!因此,我有很多的忧愁烦恼和担心惧怕。可是,在跟神祷告后,神也没有改变我的现状。我就知道神不会管我的。结果,在极度的悲伤无望中,在极大的工作压力下,我得了忧郁症,不能继续工作了。

 

过了两个多月,美国学校放春假两个星期,我便买了来回机票,带着儿子到中国看望我先生。没想到才分开两个月,我就发现他已经变了。他整天都在外面应酬,晚上都要到很晚才回来。他拿的是国家科研项目,搞无线通讯,非常忙。他还跟我说:“我现在身不由己了,你就自己照顾好自己和儿子吧!” 两个星期后,我和孩子又回到美国,我就知道,我们都成了他生命中多余的人了。因此,很不开心。那时,我去的是海外华人教会,多数是台湾香港人。每次去教会,那些台湾香港的姐妹们就对我说:“你怎么能让你的先生去中国!中国多乱你不知道吗?我们的先生去大陆出差,刚下的士就被大陆的女人给拉走了!” 我心里想,也没有这么夸张嘛。她们就说:“你还不信呢!连牧师都知道,在大陆住旅馆时,半夜三更就有电话来:要不要按摩啊?要不要各种服务啊?” 我说:“我知道啊!可是不是我要我先生去的啊!他根本就没有征得我的同意就走了啊!”每次这种对话,我都觉得心口疼。我觉得没有人了解我的苦楚,也没有人可以帮助我。因此,我的忧郁症就越患越重了。

 

忧郁症的人,就是活在无助和无望当中。我也觉得十分无助、无望。我觉得我的人生已经走到尽头了,看不到前面的亮光了。我相信,我再继续活下去,就必定是走下坡路。因为,我的事业没了,家庭没了,青春没了,身体也不行了。我已不像年轻的时候,可以改变自己命运。那时,我连活下去的力气都没有了。晚上愁得睡不着觉,白天苦得什么食欲都没有。我可怜自己,不知为何信了耶稣还这么命苦。我常常以泪洗脸。有时深更半夜,我会哭着给我先生打电话,告诉他我没办法过这种日子了。他就会说:“你怎么变得这么软弱了?中国人以前夫妻分居二,三十年,不都过得好好的吗。” 我说:“那是过去,没有选择!今天有选择,我不要过这样的日子!” 所以,我想死了。可是,我又不知道怎么死。你叫我去上吊、割手腕、跳楼,我又不敢;而且我知道,自杀要下地狱的。就这样,我死又死不了,活也活不好,过着行尸走肉般的日子。那时,没有人知道我的病,也没有家人在我的身边,除了我年幼的儿子;教会里的弟兄姐妹们有时会同情我的状况,但他们无法帮助我;而我的神,也离我远远的,并不管我。我活在生命的低谷和黑暗之中。

 

到了2000年的暑假,我又买了来回机票,带着十岁的儿子,到中国看我的丈夫。没想到那年夏天,我在中国出现了两次阴道大出血。在美国时,也有这种不规则流血现象,但医生说是因为休息不好引起的生理失调,不要紧。可是中国医生一看,就说“你有肿瘤!” 我想,怎么会呢?我姐和我妈都没有啊。我是学遗传的,知道这种病一般都与家庭遗传有关,因此很纳闷。后来有一天,我先生回来,说医生要他带我去医院。我先生还跟医生说:我很忙,我妻子自己去可以吗?医生说不行,你要和她一起来。所以,那天他在百忙之中抽空开车送我到医院去看医生。可是到了医院,他和医生关了门,在屋里半天没出来。我在外面等得不耐烦了,觉得事情不妙,就敲开了门问医生:“医生,是不是生癌了?如果生癌了,你告诉我,我是学生物的,我懂;我先生是搞计算机的,他不懂!”医生就告诉我:“是生癌了,而且是很罕见的癌,是通过血液循环的,非常危险。所以,我们要求你马上住院动手术。”我听到了以后就想:我的神终于怜悯我了!他看我活得很可怜,要接我回天堂了,要带我到那没有眼泪,没有痛苦的地方去了。因此,心里十分平静。在回家的路上,我先生开着车,我告诉他:“我死了以后,你如果要马上找个妻子,不要紧,不要等三年五年的。不过,我希望你能为我的儿子找一个好一点的后妈。”他转头看看我,说:“你离死还远着呢!”我想,都到了这个地步了,他还不把我当一回事。

 

住院的那天晚上,他也没有陪我,我自己一个人在医院里。看到医院的病房里,都住满了癌症病人,走廊上也是一个病床接一个的。我在走廊上走着,看看躺在病床上的病人,一个个都非常痛苦。我又看看他们边上陪着的家人,一个个都愁眉苦脸。癌症病人就是痛,化疗后就吐,所以那天晚上,我听到的都是哭和吐的声音。我想:这可真是人间地狱啊!我想我要上天堂了,再也不要受这种世上的苦了,还暗暗为自己高兴。第二天在手术台上,医生告诉我:我们现在要给你打麻药,然后动手术,手术完了会把你叫醒。我心里想,你叫不醒我了,我的神要接我上天堂了!医生给我打完了麻药,我就最后看了一眼天花板,心里说:告别了,世界!然后便闭上了眼睛,准备到那白白漂亮的地方,去见主耶稣了。就在我睡得很沉很沉的时候,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,叫啊叫啊,最后把我叫醒了。我睁开眼睛一看:哇!我怎么又回来了?我很迷茫。我还没有到过那又白又美的地方,还没有见到耶稣,我怎么就回来了?因为我看了很多见证,知道许多临死的人在活过来之前都有这种经历。他们有的甚至还见到了主耶稣,主耶稣还会对他们说:“孩子,你的时候还没到。下去,为我做见证!” 然后他们又活了过来。可是,我什么也没经历到,就回来了!所以,我很失望,也很无奈,就对神说:“神啊,我都以为你要接我回天家了,怎么我又回到地上来了!” 我说,我已经活够了!你看,我的‘美国梦’都实现了,我前面没有梦了。没有梦的人生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!而且,我也活得很苦,很累,无法继续走前面的路了。但是,神不让我死,我有什么办法呢?我想来想去,最后,我想豁出去算了。我憋了一口气跟神说:“那,那我就权当为你活吧!” 我不要再为自己活了,因为太苦太累了。

 

就这样,我继续活着,但换了一种方式活,权当为神活着!我是一个很认真,很讲信用的人,我更知道,跟神立了约,可不是开玩笑的。所以每天醒来,我就开始问神:“神哪,今天你要我做什么?求你的圣灵带领我!” 我开始十分渴慕神的话语,因为只有明白了神的心意,才能知道怎样为神而活。我每天在病床上读圣经,并开始向病友和她们的家人传福音。我知道这是我们每个基督徒都要做的事。到我出院时,就有两位女病人接受了耶稣。她们都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。其中一个女的,也就50几岁。她的先生是武汉最大一个大学的院士。像他们这样的家庭,要钱有钱,要权有权,房子车子什么都有,两个孩子也都在美国工作。可惜她得了肝癌晚期,割了以后出院,扩散了又入院,把脾和其它内脏都切得差不多了。她瘦得皮包骨,拉着我的手说:“小林啊,我九进医院了,我生不如死啊!”还告诉我,她的肚脐很痛。我看着她,就明白了:你的丈夫爱不爱你不要紧,你的儿子有没有出息也不要紧,你家里有没有钱更不要紧,那都是身外之物!最要紧的是,千万不要落入到那种地步!那可真是活受罪啊!不久后,她们都相继去世了。感谢神,息了她们在世上的劳苦。也感谢神,医生把我的子宫切片后检查,再也找不到癌细胞了。所以,我不用再开刀,也不必搞化疗。真的是从那次以后,我再也没有受到病痛的折磨了。都是神的恩典。

 

然而,不是说为神而活,就天色常蓝,一切都好了!为神而活,日子还是一样的。手术后,我在中国疗养,儿子便在中国念书了,和平民小孩一起,念小学三年级。孩子虽然在中国,还是很少能见到爸爸。孩子早上7:30起来,吃饭上学,爸爸都还在睡觉;孩子晚上做完作业,11,12点要睡觉了,爸爸都还没回来。爸爸没有在家里吃一餐饭,周末也要上班。有时爸爸会带我们去公园走走,去餐馆吃饭,但即便这样,他的手机也总握在手中,心事重重的。我还记得我们一家三口人在餐馆等饭菜时,三个人坐在三个角落,各想各的心思,没有话说。所以,一家人虽然在一起,还是感觉不到家庭的温暖。有时晚上有事没事我会打电话找我的先生,如果手机没人接,或关机了,或信号不好,我的心就乱了:不知道那时他人在哪里,和谁在一起,在干什么!不知道他为什么每天都这么忙,家都不顾了。所以,心里还是有很多的苦痛和挣扎。

 

我便开始问自己:你不是说为神而活吗?那如果一件事在神的眼里不重要,在你的心里也不应该重要啊。我知道什么事在神的眼里最重要:就是要去传福音、去拯救灵魂,要去安慰和帮助那些痛苦无望的人。我便开始操练自己,学习注目仰望神,与神同行。我开始向街边卖东西的人传福音。当我愿意为神摆上的时候,神就为我开路了。后来,我被聘在大学里教英语,有了很多的学生。每到周末,我就请学生到家里吃饭,跟我儿子玩,并给他们传福音。每当有学生愿意决志信主时,那种属天的喜乐就来了。后来,我又认识了许多外国人,他们到中国教英语,传福音,我便与他们同工。我常常把学生请到家里,开布道会,让这些外国人来讲道。每当我们问学生愿不愿意信耶稣时,看到一只只高举的手,我就知道,丈夫在不在家都不要紧了,最好他这时不要回来,不要遇到这种场面!所以,几年下来,每次在家里开布道会,办查经班,都没有被我先生碰到过。我也常到教会买一箱箱的中英文圣经,叫的士司机送到学校,发送给学生,也从没有被发现。在那段日子里,我很清楚:神的恩手从没有离开过我,他带着我一步步向高处行!就这样,我学会了不再为自己生命中的得与失计较,不再每天自问:“我的老公还爱不爱我?他在外面到底有没有别的女人了?” 我学会了每天跟神说:“神哪,感谢你给我新一天的生命气息!你今天要我做什么,求你的圣灵带领我!” 晚上我就会问神: “神哪,我今天所做的有没有讨你喜悦?” 只要讨神喜悦,我就开心,因为我是为他而活的。那时,我带了很多人信主,享有在地如在天的喜乐。

 

可是,在2003年,我的生命又出状况了。2003年中国出现了“非典”,到了5月份,武汉所有的学校都关门了,我便提早带着儿子回美国渡暑假了。因为离美国学校放假还有一个多月,我就让孩子去上学。他说:“不行!我都这么多年没在这里念书了,跟不上了,同学们要笑话我的。”这孩子是在国外生的,10岁回中国念书时,中文字没认得多少,所以语文是班上倒数第一名。语文不好了,各科成绩都不好,数学也是倒数第一名。同学们都很喜欢他,跟他开玩笑说:“你这个美国佬,笨得要死!”他想笨就笨,反正我是美国佬,所以无所谓。可是在美国,他就怕外国人看不起他了,所以不肯去上学。我说不行,你不能浪费时间,就开车送他去学校了。后来他告诉我,老师给他做了数学和英文这两门主科的考试,要看他水平如何。后来,有一天他回家,腰杆子挺得很直,跟我说:“妈妈,我的数学在高班,我的英文也在高班!我现在是高班生了!” 他说:“我再也不要去中国念书了!”看到孩子重新拾起在中国失去的信心,我为他高兴,便打电话告诉我先生。我先生说:“那你就留在美国陪孩子念书吧!”我说:“那你呢?” 他说:“我没事!”

 

就这样,我和孩子在美国留了下来。过了夏天,就是秋天。秋风扫落叶的季节,让人感到十分的凄凉和孤独。当我真正留下来的时候,我才体会到人生是多么的无奈,现实是多么的残酷!我的丈夫要在中国,我的儿子要在美国,我一个女人无法两头兼顾。我也知道,这种不健全的家庭,不会给孩子带来健康的成长。因为我就是在不健全的家庭长大的,内心有许多的创伤。就这样,我们在教会被列入了单亲家庭,我成了单亲母亲,成了被人们同情、帮助、甚至看不起的对象。在教会有时弟兄会对我说: “林姐妹,你要好好祷告啊,求神把你的丈夫弄回来。” 姐妹们就会说:“ 你啊,要学会怎么做妻子,要把你丈夫的心给勾回来。”我想,我怎么突然间又成了生活的失败者,成了别人教导的对象!那时,我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为神而活了,我也不知道神还要怎样使用我。我想我自己现在都过得惨兮兮的,怎么出去见证神的大能和大爱,怎么荣耀神!

 

我们的教会是下午聚会,散会时天都黑了。记得有一天我开车回家,远远的就看到我们那坐落在街的角落的房子,黑乎乎的。我儿子就对我说:“妈妈,我都不想回家了。” 我看看他,跟他说:“我也不想回家。” 因为回到家里,就我和他两个人,冷清清的。为了省钱,我把家里的暖气开得很低,只要水管不爆炸就好了。所以我在家里穿棉衣,我儿子冷了便多穿几件毛衣。看到别人的家里,一家人在一起,灯火辉煌,暖融融的,我又开始可怜自己和孩子了。我想,即便我不为自己活,我也不能不考虑我儿子的感受啊!所以我又开始感到失落,感到迷茫,感到十分的孤独和寂寞。神是摸不着看不见的,我便开始问:“神啊,你到底在哪里?你为什么不应允我的祷告?不怜悯我和我的孩子?”我发现我的心又开始痛了。我知道,除了神,我别无依靠和帮助。所以,我紧紧抓住神的应许,他说了:我永远爱你!永远不撇弃你!我把自己深深地埋藏在神的怀抱里,告诉自己:千万不要再患忧郁症了,千万不要再生癌了!(我知道,忧郁症会导致癌症的)千万不要象那个癌症女人那样生不如死,活受罪啊!2003年的冬天,是一个非常漫长寒冷的冬天,也是我最孤独,最痛苦的时候,但也是我与神最亲的时候。每一天,神都陪伴着我;每一天,我都靠着神度过!    

 

感谢神,冬天过去,春天就来了!2004年的春天,在美国上映了一部非常好的电影,叫作“耶稣受难记”。在国外看的是宽银幕,在电影院里,就像身临其境了。我再一次看到了主耶稣怎样为我受苦舍命!那带铁钩的鞭子,打在主耶稣的身上,都钩到肉里去了,然后再把它拉出来,皮绽肉裂!主耶稣的身上血迹斑斑,没有一块皮肤是好的。然后再看他带上荆棘冠冕,血往下流..., 主耶稣的脸被打肿了,眼睛也打肿了,最后,被残忍地钉死在十字架上!看到神的儿子为我们这些罪人所付出的代价,我的心再一次被他的爱触摸了。我也是流着泪看完电影的。回家后,感恩的泉源还不断的在我的心里翻腾,十分强烈。我在心底一遍又一遍的呼喊:“ 这真是无比的爱! 是牺牲的爱!”最后,我就唱出来了。所以我的第一首歌和第二首歌,就是“无比的爱”和“牺牲的爱”。我从来没有学过作词作曲,但小学时学过简谱,我就为我的旋律配上了音符。到了那天深夜,我拿着笔和纸,坐在我的床上,又要写歌了。我的主卧房空荡荡的,床也很大,我每天就睡在一个角落,儿子在另一个房间。我思想着主的恩典,非常感恩。因为我知道,不是我们选择神,而是神在创世之初就在命定中拣选我们成为他的儿女!我很感谢神拣选我做他的女儿,让我在最孤独、最痛苦的时候,有这个天上的阿爸父来陪伴我、来爱我!我很快就写下了 “生命中有你” 这首歌。

 

刚开始写歌时,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歌,因为歌有歌的格式,可我什么都不懂;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歌词,符合不符合圣经的教导,因为那时我圣经还没有看多少。但是,我有感动就写。通过写歌,我把我所有的情感,都跟神倾诉;把我的苦水泪水,都向神倒空。神就将喜乐的泉源,生命的泉源,浇灌在我的心底,让我经历了从他而来的爱和安慰!圣经中约伯说:“我从前风闻有你,现在亲眼看见你!”能够写歌,真的是让我亲眼看见了神!因为我知道,这不是凭着我的聪明才智能做的事,这完全是神的爱和恩典临到了我! 

 

接着,我就更要用实际行动来回报神的爱了。从2004年开始,每年暑假,我都带着儿子出去短宣,哪里有需要就到哪里去。我知道这是神给我们的大使命,是每一个基督徒都要做的事。我省吃俭用,把钱花在短宣的费用上。2004年,我带着儿子到台湾教会办英文夏令营;2005年,到中国四川与国外基督徒一起办英文夏令营,然后,我们母子两个还在深圳南山教会创办了英文夏令营。后来,儿子叛逆不去了,我就自己一个人去。2006年去英国;2007年去福建;2008年又分别去欧洲荷兰和中国河南(随国外基督徒医疗队去帮助残疾的人);2009年又去了一次河南。每次短宣,我都领很多人信主,倍享属天的喜乐。每次出去,我都被造就,生命被更新。当我走出去了,才看到这个世界上,有很多人活在苦痛无望中。我想,我的苦难与他们相比,根本就算不了什么!我不再为自己流泪了,我开始为别人流泪了。因此,我也更懂得自己是多么蒙福的人,也更懂得感恩了。 

 

刚才说了,我是2004年开始写歌的。我每年差不多写200多首。这些歌,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和激励,我也很想把歌传出去,让别人也受益。我曾到处投稿,几乎所有的音乐机构我都投了,我也投给了一些基督教机构,我告诉他们,这些歌你们能用就拿去用吧,我不要稿费!但都没有人感兴趣。我也曾到处找歌手,我想,如果有歌手把歌唱出来,也就传开了,但也都没有人愿意唱。虽然我也曾有过挫折感,但我知道神必有他的美意。我所要做的,就是耐心等侯,继续写歌。我想也许有一天会有人来找我要歌。我从来没想到神会要我自己来做这件事,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能力,也没有财力,身边也没有人会帮助我。 

 

一直到了2008年夏天,我和其他两个姐妹跟一个牧师到欧洲荷兰短宣 -- 为十几个弟兄姐妹和新朋友办福音营。因为没人带敬拜,牧师便叫我领诗,我就领大家唱了几首我写的歌,还做了见证。后来有几个新朋友跟我说:“林姐妹,你写的这些歌还挺好听的,能不能给我们一张歌碟?”我说:“歌碟,还没做出来啊!”她们就挺失望的。看着她们的脸,我心里很是歉疚。我想,都五年了,有八百多首歌了,什么时候才能做出来啊!接着,我就跟神祷告,我说:“神啊,你要我做什么,我都愿意!求你加添给我力量!” 祷告后,我就有了很强的愿望:我自己要把这些歌做出来!我还要做个网站,把歌登在网站上,让大家能自由下载。我又想到老弟兄姐妹和农村人无法上网,所以我还要把歌做成歌碟,分送出去。我跟神立约:我不从中挣一分钱!因为我知道,这完全是神白白赐给我的,所以我也要白白的送出去,让更多的人蒙福。 

 

短宣结束后,我回到加拿大,就开始行动了。我从网站上到处找录音棚:北京,上海,武汉,深圳等,然后一个个打电话,问价钱。最后找到了在深圳的秉林弟兄(那时他还没信主)。他说一首歌三千元,是小样,也差不多可以了。我说那你也帮我找歌手吧。他说,歌手唱一首歌至少要500元,如果要男女声合唱,就要一千元。他在电话里说:“你有八百多首歌,不如自己唱好了,可以省不少钱啊!”我想,我从来没有学过唱歌,说的还是一口的南腔北调,四、五十岁的人了,想当歌手,谈何容易!但我也知道:在神沒有难成事!也许,我可以试试看。

 

2008年10月,我又到中国河南短宣,结束后就到深圳见了秉林弟兄。他看看我,就把我介绍给他的好朋友,赵新英老师(那时她也还没信主),他们都在同一个小区里租房子住。赵老师在小区里办了一个音乐培训中心,专门教小孩子弹钢琴、唱歌。赵老师就开始教我唱歌了,每小时200元。我学了四堂课,就想:不对啊,我都几岁了,还花这么多钱学唱歌,不是疯了吗?我孩子3岁就开始学钢琴,为了培养孩子,花多少钱我都愿意。可我这么大了,花这么多钱,有培养前途吗?所以就不想学了。那时,就录了三首歌,放在网站上,但他们都认为不够理想,要我继续学。但我没信心了。后来有一次在深圳的一个教会聚会,看到有一个带敬拜的姐妹,声音好洪亮,底气很足。原来她是台湾来的传道人,从小就学声乐,现在就住在深圳。我想,找传道人唱歌,应该会免费吧。我就去找她,跟她说,“姐妹,我写了很多歌,现在要出专辑。我已经唱了三首歌,还有九首还没唱,都是音域比较高的,你能不能帮我唱?”她说,没问题!就把歌纸拿走了。到了约好要录音的那天,我在秉林弟兄那里给她打电话,告诉她地址。她在电话里说:“这么远啊!我好像也没有感动要去啊!”她不来了,怎么办呢?因为过两天我就要回加拿大了。我就只好自己把剩下的九首都唱了。所以,现在出来的CD,都是我的个人演唱专辑!

 

感谢神!万军之耶和华说了:不是倚靠势力,不是倚靠才能,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!在整个的制作过程中,我真的是经历了圣灵的同在和带领,看到了神奇妙的作为!秉林弟兄原来不信主,后来很快就信主了,还非常爱主。这下他知道,不能拿小样给神,要把最好的献给神!所以他做出的音乐,不是小样了,而是成品!而这种成品,他至少要收别人六千元。所以,他是半价为我做歌!赵老师后来也很快就信主了,也是非常的爱主。接下来,她教我唱歌就免费了。他们两人还都成了我免费的歌手:男声就是秉林弟兄唱的,女声有时是赵老师和我一起唱的。他们还和我同工,与我一起出去做诗歌见证会。更奇妙的是,秉林弟兄的名字叫程秉林,赵老师的名字叫赵新英,他们俩个人的名字的最后一个字的组合,林英,就是我的名字,一笔一划都没改!神把我们三人放在一起,缺一不可,来一起成就他在我身上的旨意。不但这样,神还感动许多弟兄姐妹和牧者,与我同工。他们用祷告托住我,不拿报酬的帮助我,并用金钱奉献来支持这个音乐事工。他们帮我联系教会,使我能一步步地走出去,为神做诗歌见证会,把神的爱和安慰,带到世界的各个角落,成为多人的祝福。   

 

 诗篇23:1 “耶和华是我的牧者,我必不致缺乏!” 我曾经觉得我的人生很缺乏爱。我的人生哲理曾经是: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,若是没有爱,活着没意义”。我渴望家庭的温暖,渴慕夫妻恩爱,相伴到老。可是我得不到,所以我活得一点也不开心。2000年我丈夫回国的时候,身边也有人想爱我;也有人劝我去搞网恋,去交男友,说反正你丈夫在中国也不知道;也有人劝我离婚,重新找个爱人,说反正你的婚姻也是名存实亡的;甚至有人告诉我,你丈夫在中国肯定有女人了,你何必要这样苦待自己,浪费青春!我知道,我不是为了我丈夫守贞洁的。如果是过去,我会象他们所说的那样去做。但现在,我是为神而活,就要为神过圣洁的日子。我知道婚外情、离婚,都不是神所喜悦的。所以,从2000年到现在,十年了,我过的是“活守寡”的日子。我没有交一个男朋友,我也避免跟弟兄来往,以防万一。十年啊,有多少个日日夜夜!人生有几个十年,有几次青春!但我愿意顺服,愿意将自己的身体当作活祭为神摆上。我发现自己是在跟神“较劲”。我跟神说:我愿意遵守你的诫命,我看你要怎样祝福我。也正因为这样,我经历了神的信实。现在回头看,多少个日日夜夜,神从没撇弃我,他陪伴着我,带着我一步步地走了过来。他保守看顾我,我从没有生病过。如果我病了,谁来照顾我啊!所以,靠着神的恩典,我可以远离罪恶,过圣洁的日子!神的恩典真的够我用。神用他的大爱吸引着我,让我的心单单归向他。我每天都跟神谈恋爱,唱情歌,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写这么多的歌。我知道在世上,找不到像神那样无私、不变的爱;而他的爱,也常常充满在我的心里,让我实实在在的得到饱足,不再缺乏! 

 

世界对我已不再有吸引力了,吃什么,穿什么,住哪里都已不再重要了。几年前,我已把美国的房子卖了,和儿子搬到加拿大租公寓;后来我又把车子卖了;最后,我把所有的家具等都卖了,并于去年10月回中国定居了。我的心在中国,我要为中国的福音摆上自己的一切。我现在觉得,若不是为神而活,人生一点意义都没有,都是虚空的虚空!世上的一切,不久都将会过去!我们空空的来,也都将空空的去。我想,我出生的“窝”不好,我后来自己造的“窝”也不咋地,但神已在天上为我们预备了好得无比的“窝”了。圣经上说了:那是你眼未曾见,耳未曾听,心未曾想到的!我变得十分渴慕天堂,我知道那才是我的执着。我要向着标竿直跑,要在永恒中安歇在神的怀抱里。

 

虽然我目前的状况还不是很好,前面的道路也还很曲折,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;虽然我还有苦痛、还有挣扎、还有忧愁和烦恼,但这一切在主耶稣面前,在永恒里面,都已不再重要了。我相信,那过去看顾我的神,今天在看顾着我,明天,他也一定会看顾我的!所以,无论环境怎样,我的内心都一样有平安。 

 

我的儿子20岁了,1米86,长得又高又帅,可是不务正业。现在在加拿大,高中还没毕业。与他同龄的人,都上大学三年级了。他三岁就去教会,14岁受洗,14,15岁时还和我一起到台湾、大陆短宣,带了不少青少年信主。但15岁以后,上了高中,开始反叛:交女朋友,抽烟,喝酒,什么坏事都做!17岁就不去教会了。看着孩子一步步地走下坡路,你可以想到做母亲的心有多难受。儿子曾经是我的一切!如果在过去,我为儿子又要患忧郁症,又要想死了。但今天在神面前,我有盼望。我相信,将来神必用爱来抚摸他的心,让这个浪子回头,成为别的青少年的祝福。去年母亲节我在中国短宣、录歌,他从国外给我送了一张电子卡,上面用英文写着:哇,你怎么能容忍像我这样一个魔鬼。他说:妈妈我爱你!母亲节快乐!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事都是坏事,但他无法自拔。我也觉得他真象撒旦派来的魔鬼,天天在我的身边攻击我、搅扰我,不给我平安喜乐。我常常跟撒旦说:你可以借着我的儿子来攻击我,但你停止不了我对神的爱!我依然要歌唱赞美我的神!我2004年开始写歌,儿子2005年开始反叛,所以,大多数的歌,都是在苦难中的歌唱。

 

可是到我儿子17岁以后,我拿他更没有办法了。又高又大的他,可以把我从这个屋端到那个屋。他白天不上学,在家睡觉,傍晚就出去了,到下半夜才回来。甚至还把女朋友带回家住。说他几句,不高兴了就离家出走,几天、几个月不回来。他还偷开我的车,没驾照没车保险也开,酒后也开,然后还撞车了。为了这个孩子,我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,白了多少头发,神好像也没垂听我的祷告。一直到去年初,在我最无助、最无望的时候,神突然赐给我一首歌,叫做:“我从炉火中出来”。仅几分钟时间,词曲都有了。写完了这首歌,我浑身都是力量!我向魔鬼宣告:“再没有任何的苦难,可以压垮我了!”我因此得到了完全的释放!我把已成年的孩子交给了神,从此开始了我宣教的行程。这首歌在第二张专辑里,相信将会成为很多在苦难中的弟兄姐妹们的安慰。 

 

有人说我很坚强。我想,是啊,我曾经很坚强,可以改变我的命运。但当苦难来的时候,我被压垮了,得了抑郁症,想死了。但今天,神真的是造就了非常坚强的我,再没有任何人任何事,可以隔绝我和神的爱!也有人说我没有好见证:丈夫不信主,儿子没出息,这种家庭不荣耀神。我想,是啊,以世人的眼光来看,我好像没有蒙福。但我心里知道,如果没有神在我的生命中,我都不知道已经死过多少回了!多少次我站在六、七楼高的阳台上跟神说:神那,要不是靠着你的恩典,我就跳下去了。所以,今天我还活着,就说明神的恩典够我用!我相信神在我的生命中有他的美意。如果我告诉你们,我的丈夫是非常好的基督徒,很爱主,也很爱家;我的儿子很听话很有出息,在美国的名牌大学念书,快毕业了。那你们一定会说:“你还真蒙福啊,什么好事都让你摊上了,难怪你会爱神啊。我们怎能跟你比!”如果这样,我的见证就不能让你们得到激励,得到造就。今天,我要告诉你们的是:和你们一样,我的人生也很不容易,也很苦。即便现在,我也还在苦难中煎熬着。但是,靠着神,我们依然可以享有平安喜乐,可以享受神赐给我们的生命,可以好好地为神而活,来荣耀神的名!主耶稣说了,在世上你们有苦难,但在我里面有平安!这就是为什么,我们都需要有耶稣在我们的生命中,来带领我们走这崎岖坎坷的人生路!现在我终于明白了:人生的成功,不在于名利地位的获得,不在于你的房子有多大,车子有多好。人生真正的成功,是能认识这位独一真神,能活出神要你活的生命,能靠着神笑看人间的苦难,能在十架的路上持守到底,步入永生!那才是真正的成功啊! 

 

我也知道,十字架的路,不是鲜花和掌声的路!主耶稣离开天上的荣华富贵,到世上走的是受苦舍命的路;他的门徒也不是因为认识主耶稣,都发财致富了,而是因着认识主耶稣,都放下了世上的事,来跟随主,然后都为主殉道了;无数的基督徒先辈,在一、二百年前,离开他们优越的国家,来到贫穷的中国传福音,走的也是奉献舍己的路,许多人都舍命在中国!他们都是我的榜样。今天,我也立志要走十字架的路,也要走奉献舍己的路!没有人知道我的辛苦和付出,只有神知道。我是孤独一人,默默地成就神在我身上的旨意。在我的背后,没有一个牧者,没有一间教会为我遮盖;在我的身边,没有一个大款、没有一个机构、也没有一个人为我撑腰。唯有神是我的一切!我知道,离了神,我什么也做不成。我也常常软弱无助,更常常是孤单疲惫,唯有神是我的帮助,是我的力量!所以,我凭着自己没有什么可夸口的,我可以夸口的是:我们的神真的是活神,是真神,是大有能力的神!你们在软弱的我的身上,可以看到他大能的彰显!

 

神真的很恩待我。我们近几年才知道音乐可以医治心理病。 但神在2004年就用音乐来医治我了。我患忧郁症时不肯吃一粒药,因为我觉得除非抹去我童年的记忆,除非改变我的现状,我的病不会好!我认为谁处在我这种状况都会患忧郁症的。更何况,我的忧郁症还有遗传因素的影响,是无药可治的。所以,神就用音乐来医治我。 

 

我只是个普通的信徒,也不是义人的后代,我是我们家第一个基督徒。我从来没想到,神的爱竟然会这样临到了我。所以,弟兄姐妹们,你们有盼望了:我们的神是不偏待人的!只要我们真心的来寻求他、依靠他,他就是我们的帮助,他的祝福就会临到我们!  

        

我从来没有想到,为神而活,可以活得这么充实,这么有平安、有喜乐;我更没有想到,人生的下半场,因着为神而活,可以活得更加精彩、更加有意义!我现在还继续写歌,继续学唱歌,继续出歌碟。我们计划以后每年都要出3张专辑(42首歌)。我有一千多首歌,要20几年才能作完啊!所以我要努力工作才行。我还要走遍中国和世界的各个角落,来歌唱赞美神,为神作见证。我从来没想到,我的人生会这样丰富多彩!

 

主耶稣说,到我这里来,我就给你生命,而且是更丰盛的生命!我常常想,神真的是把我从尘土中高高地举起,放在了我想都没有想到过的位置!神所赐的,真的是远远超过我所求所想的!所以,这一生最美的祝福,就是在生命中有主耶稣!

 

我一生难报主的恩典!唯愿将自己当作活祭,为他献上,每一天都为他而活,被他使用。我愿意用自己的生命,为主作见证。我愿意一生歌唱赞美他,传扬他的圣名直到地极!愿一切颂赞、尊贵、权柄、荣耀,都归给爱我们的神和宝座上的羔羊,直到永永远远!阿门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草 修改于 2010年10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版权所有©小草诗歌 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:杰创达科技 恩福网络